您所在的位置: 大庆网  >> 时事新闻  >> 国内

宜春怎么治疗近视眼睛

2017-12-15 21:46:57    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编辑:卫立琪

宜春怎么治疗近视眼睛,江西南昌角膜移植贵吗,南昌如何治疗孩子近视,抚州怎么样治疗近视眼,南昌激光治疗高度近视价格,南昌飞秒手术费用,南昌激光手术治疗近视安全吗

华夏幸福的球迷们

  稿件来源: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

  Namo

  在燕赵大地上,有着这样一群人。

  他们奔波在中国的许多城市,只为了心中一片热爱。他们倾注了生活中的许多情感,只为了内心的一份执着。他们把一支球队当成生命中的一部分,把球员当成了自己的家人;他们就像歌里唱得那样:

  “我们一起战斗,我们一起寻找,属于我们的胜利!”

  他们就是河北华夏幸福的远征军。他们享受着作为一名河北球迷的幸福,享受着足球带来的最原始最简单的快乐。

  “不去现场不行,绕不过那个劲儿”

  李飞,石家庄人,38岁。从河北华夏幸福15年征战中甲开始,他就一直坚持现场看球。迄今,河北华夏幸福在中甲、中超和足协杯一共打了77场比赛,李飞只错过了2场。

  李飞家住石家庄,所以每个主场来秦皇岛,一来一回有1300公里。再算上15个客场的距离,一个赛季下来,李飞往返看球的里程大约达到了52800公里。大约可以环绕地球一圈半。 为了完成这50000多公里的长征,李飞一年下来各种花费,接近达到8万元。

  “我在电视机前看不了球,难受,真的。感觉不去就是不行,绕不过那劲儿。” 为了省钱,李飞看球更多是选择火车硬座,即便需要在火车上待一个晚上,他也舍不得去买一张硬卧的票。

  “我最长的一次硬座是38小时,当时去延边,一直在座位上扛着,后来实在困了就在过道睡。那时候也没准备,越往北走越冷,结果去了感冒了。另外火车上那个味儿啊,你也知道的,真是……”李飞摇着头说道。

  “我把球队当家,把球员当家人”

  很多地方的球迷,说起自己支持的球队时,都会不约而同说到“信仰”一词。李飞的口中从没有说出过这么高大上的词语,他用的词语很朴实——“家人”。

  每一次在现场的比赛,对李飞来说,都是对“家人”的陪伴。“我把球员当家人,把球队当我的家。就想着球员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看到我们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家人了,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在李飞看来,球员们在场上拼搏厮杀是一种战斗,球迷们在场边摇旗呐喊也是一种战斗。“永远都不能让他们独行,我们就是要陪伴他们。”李飞说。

  “我喊两嗓子吧,他们也听不到。但不管能不能起到作用,我觉得我喊两嗓子……反正就是跟在电视机前不一样吧!”

  “很多人也和我说过,说有的客场太远了就别去了。但我要是真不去的话,总感觉亏欠点什么……”在李飞看来,球场就像一个战场,而他不想成为一名逃兵。

  “我不在乎球队的成绩,还能看河北队比赛我就很幸福,只要还有河北队就行了。”

  “河北有自己的球队不容易”

  宋志伟,唐山人,32岁, 同样从中甲开始看河北华夏幸福。他和李飞在每一场的远征中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  和李飞一样,宋志伟现在也是一家球迷协会的负责人。因此除了谈河北华夏幸福,两人更多时间也会来交流如何处理好球迷协会的工作。

  球迷工作琐粹而且累心,事无巨细都要会长亲力亲为,有时可能还会招来一些误解。

  “辛苦点不怕,就怕球迷不理解我。我因为球迷会的事儿还丢了工作,结果有人说我是赚了很多钱,不然你干嘛抛家舍业去做这个呢?”宋志伟说着说着,音调渐渐上扬,语速不知不觉加快了。

  说宋志伟是“抛家舍业”干球迷协会一点不为过。因为组织球迷会工作的缘故,宋志伟换过两次工作,第一次是自己主动辞职,换了一份清闲一点的工作,目的就是为了能有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。

  但时间还是不够用,最终,他在取舍中还是选择了服务球迷协会而放弃工作。“河北有自己的球队不容易,所以挺珍惜的。”

  因为看球被辞退,宋志伟不敢告诉母亲,妻子知道后虽然不高兴,但也没和他闹。“我们没吵过,有时候她还挺支持我。比如最近遇到一些困难,我把一些足球藏品给卖了,她就说:‘你要是舍不得,就别卖了吧’。”

  在没有河北华夏幸福之前,宋志伟很羡慕北京国安和天津泰达的球迷。他身边有朋友也经常去看这两队的比赛,但他从来不去。“因为都不是我自己的主队。”

  “有了河北华夏幸福后,我特别兴奋,终于有了我们河北自己的球队了。现在,如果一场比赛不去我就很不自在,总感觉少点什么。”

  “不是来旅游,而是来战斗”

  5月12日,中超第9轮,河北华夏幸福客场挑战广州富力。这场比赛,李飞和宋志伟早早定好了远征计划。

  一起同行的,还有三位老大哥,分别是48岁的张学军,52岁的王彦立和58岁的白小龙。一行5人,约定在石家庄火车站集合。

  他们要在火车上共处19小时34分钟,穿越1852公里。李飞落座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和家里的老婆通报路途情况。

  长途旅行总是比较枯燥,除了闲聊和打牌,也没有别的事可做了。但对于远征军们来说,他们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。大家也都有自己的娱乐方式——聊聊足球,憧憬胜利。

  到达广州的时间是下午1点,离比赛开始还有几个小时。养精蓄锐是必要的准备,远征军们知道自己不是来旅游的,而是来和球队一起战斗的。

  等到夜幕笼罩了越秀山球场时,远征军们也抵达了球场,宋志伟招呼着球迷进场并布置横幅,李飞拿着一张名单表和一叠球票,等候组织里的球迷来取票。所有的程序都驾轻就熟。

  普通球迷看球,大多坐着。但对于李飞们来说,必须站着,这是战斗的姿势。

  没有大鼓,没有喇叭,也没有战旗。但只要嗓子还在,李飞和球迷们便会整场扯着嗓子加油助威。和球队一起战斗,这是他穿越了大半个中国来到这里的意义。

  5月的广州,天气异常闷热,加上湿度大,整个球场就像一座大蒸笼一般。没过一会儿,汗水就把所有人的衣服湿透了。但大家的注意力全在球场上,随着时间的推移,焦急的情绪开始慢慢在每个人脸上浮现。

  第86分钟,拉维奇单骑闯关终于为河北华夏幸福取得进球,这一刻,远征军焦急的情绪一扫而光,取而代之的是狂喜和雀跃。有人拿出手机准备发朋友圈,分享这一刻的喜悦。

  只可惜,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还没发送成功,李飞就已张着嘴呆呆地看着球场,他还不敢相信球队这么快就丢球了。一旁的宋志伟则是一脸苦笑,然后无奈摇了摇头……

  赛后谈到比赛,李飞和宋志伟不约而同表示,“平局能接受,在预期内,赛前就想到可能是这个结果。”身旁三位老大哥不知道谁说了一句:“都86分钟进球了,我们应该是赢球的呀。”这句话,瞬间让所有人陷入了沉默。

  “欢迎你们来秦皇岛”

  比赛结束,收拾完横幅,将看台的垃圾打扫干净,一行人便离开球场。虽然大家都嘴里说着能接受,但脸上的表情和对最后时刻丢球的讨论,还是透露着遗憾。

  一路上,有几个富力球迷过来交换围巾,张学军和白小龙很爽快就答应。富力球迷握着两位的手,说了句:“握手言和,握手言和,你们的拉维奇太厉害了。”

  张学军和白小龙则回应道:“是的,握手言和,你们的扎哈维也很神。”临别,张学军和白小龙告诉富力迷,“下一次,欢迎你们来秦皇岛做客。”

  走下越秀山,身旁的球迷都散去了,大伙儿也不着急回酒店了。因为站了一整场的5人,急需坐下来稍微休息一下。宋志伟在一旁抽烟,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李飞则一直聊着微信。三位老大哥,也都各自刷着朋友圈。

  回到酒店,已经接近12点。此时,已没人愿意再多说一句话,每个人都自顾自打开自己的房门。洗个澡,好好休息一下,是他们最想做的事。

  一觉醒来后,5人将踏上返程的列车。距离,依旧是1852公里;时间,则变为了20小时13分钟。

  写在最后

  以上的球迷只是远征军的代表,我们知道,还有许许多多像他们这样的幸福球迷在守护着心爱的球队。

  不管身处哪里,只要红色的战袍披上,心中所有的激情和梦想都会被点燃——这就是最幸福的时刻。在此,我们感谢每一位曾并肩作战的河北华夏幸福球迷。

  我们一起战斗!我们一起寻找!属于我们的胜利!

版权和免责声明:
1.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庆网”。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庆网版权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大庆网”,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本文链接:
 
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